<acronym id="c6o0k"><option id="c6o0k"></option></acronym><menu id="c6o0k"><option id="c6o0k"></option></menu>
<rt id="c6o0k"></rt>
<acronym id="c6o0k"><tr id="c6o0k"></tr></acronym>
字体

第1035章 该砍了你

(28+)
在一个攻防中,如果你预判失误,就会要丢了命。同样在一场战斗中一个失误,输掉的就是更多?#35828;?#24615;命,甚至一个国家的国运。说实话,在这场攻城之战中,赵同样犯了错误。他高估了脱欢对这个王朝的忠心,低估了其不顾一切逃跑的决心,从而导致在阻击战中处处被动,险象环生,但当下又错判了一个儿子对父亲的敬爱之心。

在赵刚刚喘了口气儿的时间中,老章?#33268;?#20891;掉头杀了回来。战车有便于机动,?#24615;?#39640;强和防护力强的优点,但是在布阵时却行动较为迟缓,对地形要求高的缺点。车营在堵住防线上的缺口后,便立即平整阵地,调整车位,封堵两?#23548;?#30340;空当,为下一次战斗做准备的时候,望哨突然示警,刚刚突围的敌骑去而复返。

“全部进入车厢,两面对敌!”亲卫二团长秦不畏听到示警声,立刻下达命令道。

战车在作战中有一个十分明显的缺陷,那就是一般情况下只能单面对?#23567;?#19968;方面是战车主要用于防御作战,围成环形战阵;另一方面车厢要敞开,以利于士兵操作武器,同时将车中枪炮发射的硝烟散出去。而当下他们的敌人是被围在城下的敌军,因此布置成了横列战阵,以便近可能封堵缺口,扩大火器的杀伤面。

所以横列战车阵背部的防御十分薄弱。而当下敌骑瞬息便至,变换阵型不仅没有时间,也会让包围圈中的敌人有隙可乘。因此进入战车作战成了最为恰当的选择,他?#24378;?#20197;凭借坚固的车体作为掩护,两面对敌作战,至于作战环境变得恶劣与战斗的胜利,甚至避免重大伤亡相比也算不得什么了。

在车营刚刚完?#26432;?#25112;,敌军外围的轻骑已然?#24179;?#20182;?#24378;?#36895;的接近防线并快速射出漫天箭雨,‘噼噼啪啪’的?#20040;?#30528;车厢板。而坚固的车体为他们提供了可靠的庇护,同时?#37096;?#22987;反击,从射击?#23383;?#24320;枪阻击进入射程的敌骑,几乎每一次齐射,都有敌骑落马,但车厢中很快充满了呛?#35828;?#30813;烟,并遮蔽了视线,迫使他们不得不升起车顶板以散去烟雾。

‘轰轰……’由于炮车中的速射炮起初都面向圈内,在重新调整炮?#32531;笠部?#22987;射击,炮口喷射出的无数弹丸将辐射范围内的敌骑连人带马扫落在地,而形势只是获得了片刻的缓解。当第二?#21482;?#28846;发射时,被击中的敌骑被炸的人马俱碎,血肉甚至迸溅在车厢上。可炮手们都是心中一紧,意识到敌骑已然迫近战车,很快就会进入射击死?#24688;?br />
面临危机的不仅是炮兵,其它战车上也是如此,频遭打击的敌骑也很快发现了车阵的弱点。在接近当面的战车后,成横列的战?#24403;?#38590;以获得其它战车的支援,尤其是处于端头的车辆。于是乎他们迅速避开威力巨大的炮车,转而成纵队集中向靠近护城壕的战车发起冲击,意图从这里?#37096;?#19968;道缺口。

在包围圈内的敌军也很快发现有人来援,立刻也向东北防线的一角再度发起冲击,他们知道这已是最后一线生机,不顾一切的冲杀,予以援兵会合,杀出重围。而车营瞬间陷入了两面作战的窘境,他们凭借着坚固的车厢以最快的射速向敌军倾斜着弹雨,但是双拳难敌四手,他们一时也难以阻挡?#27426;?#38752;近的敌骑,刚刚稳固的防线又变的摇摇欲坠。

“集中所有炮火向包围圈内的敌军轰击!”关泓一见亲卫团?#25112;?#31435;起来的防线岌岌可危,而当下己方缺乏骑兵,且陛下已经领着能战者麓战多时,人困马乏,伤亡颇重,即便上前也多半会被淹没在亡命奔逃的敌群中,于是立刻传令道。

“命各部列阵向敌军进攻!”关泓也意识到决战的时刻已经到来,只要再将敌军这次攻势压下去便大?#24544;?#23450;,另一方面收缩包围圈?#37096;上?#21046;敌军的机动范围,将他们?#39038;?#21040;一处予以聚歼。

随着两道命令的传达,一时间宋军所有射程能及的火炮开始猛烈开火,向突围的敌军倾泄?#25490;?#24377;,而便于机动的迫击炮分队则不?#23435;?#38505;的边发炮,边先前机动。与此同时战鼓声也骤然响起,各部在号旗的指挥下走出工事列阵,排出惯用的线性队列从三面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群压了上去……

“放开朕,否则军法从事!”在战圈之外的高坡上,突然传来一阵阵的?#32531;?#22768;,可却很快就淹没在隆隆的炮声和队列前行的脚步声?#23567;?br />
“陛下,即便杀了属下,也万不能在让陛下涉险!”谭?#20260;?#27515;的拉着马缰,他看着陛下高举的马鞭毫无惧色地高声道。而几个内卫则试图将小?#23454;?#20174;马背上拖下来,周围则被侍卫们团团围住,可他们擎着的盾牌却是朝内,似乎在防?#39038;?#20174;中突围出去。

“跑了脱欢,朕拿你们是问……”赵的战马被谭?#20260;?#27515;的拉住缰绳,又有侍卫抱着马脖子,拉着马尾巴,尽管它不甘的?#24187;?#30528;,却也动弹不得。而他尽管也是拼命挣扎,可是好汉难敌四手,何况孔武有力的内卫们,被他们抱着腰,拽着腿,拉着胳膊,掰开拉着缰绳的手指,强行从马上拖了下来,只剩下张嘴还不屈不挠地高声恐吓着。

“陛下,当前我大军已经入城,并控制了城墙和各门,正在向前?#24179;小?#32780;城外的敌军业已损失惨重,难有作为。大?#24544;?#23450;之下,即便跑了脱欢,凭?#21028;?#27531;兵败将其也掀不起风浪来了!”谭?#23665;?#26426;将战马带住,让手下赶紧牵走,蹲下身对半躺着的小?#23454;?#21149;说道。

他知道当前形势下,
本章分 2 页,当前第 1 页
甘肃11选5计划
<acronym id="c6o0k"><option id="c6o0k"></option></acronym><menu id="c6o0k"><option id="c6o0k"></option></menu>
<rt id="c6o0k"></rt>
<acronym id="c6o0k"><tr id="c6o0k"></tr></acronym>
<acronym id="c6o0k"><option id="c6o0k"></option></acronym><menu id="c6o0k"><option id="c6o0k"></option></menu>
<rt id="c6o0k"></rt>
<acronym id="c6o0k"><tr id="c6o0k"></tr></acronym>